嘟嘟故事

第十一章 谁偷走了馅饼

故事概要
鹰头狮拉着爱丽丝到了审判现场,审判是关于到底是谁偷走了红心王后做的馅饼。第一个证人是可怜的帽匠,第二个证人是公爵夫人的厨师,但是他们都没有提供到什么证据。当爱丽丝正好奇谁会是第三个证人时,她听到了白兔喊出来她的名字。
教育意义
爱丽丝是一个正直善良、坚定不移的女孩,在这个奇幻疯狂的世界里,似乎只有她是清醒的人,她不断探险,同时又不断追问“我是谁”,在探险的同时不断认识自我,不断成长,在终于成长为一个“大”姑娘的时候,她猛然惊醒,才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的一个梦境。
微信搜索“嘟嘟故事”小程序,更多精彩故事等着你!
故事全文
白兔在喇叭上吹了三下,然后摊开那卷羊皮纸,宣读如下: “红心王后做了馅饼,夏日的白天竟发生这样的事情:红心武士偷走了馅饼,全都带走匆忙离境!” “请考虑你们的评审意见。”国王对陪审员说。 “不行,还不行!”兔子赶快插话说,“还有好些过程呢!” 于是,国王说:“传第一个作证人。” 白兔在喇叭上吹了三下,喊道:“传第一个证人!” 第一个证人就是那位帽匠。他进来时,一手拿着一只茶杯,一手拿着一片奶油面包。他说:“陛下,请原谅我带这些来,因为我还没吃完茶点就被传来了。” “你应该吃完的。你什么时候开始吃的?”国王问。 帽匠看了看三月兔(三月兔是同睡鼠手挽着手跟着他进来的)说:“我想是三月十四日开始吃的。” “是十五日。”三月兔说。 “十六日。”睡鼠补充说。 “记下来。”国王对陪审员说,陪审员急忙在纸板上写下了这三个日期,然后把它们加起来,再把半数折算成先令和便士。 “摘掉你的帽子!”国王对帽匠说。 “那不是我的。”帽匠说。 “偷的!”国王叫了起来,并看了看陪审员。陪审员立即记下,作为事实备忘录。 “我拿帽子来卖的,我是个帽匠,没有一顶帽子属于我的。”帽匠解释道。 这时,王后戴上了眼镜,使劲儿盯着帽匠,只见帽匠脸色发白,局促不安。 “拿出证据来,”国王说,“并且不得紧张,否则,我就把你拿到场上处决。” 这些话根本没有鼓励作证人。他不断地把两脚交替着站,不自在地看着王后,而且由于心里慌乱,竟在茶杯上咬了一大口,而不是去吃奶油面包。 正在这时,爱丽丝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她迷惑了好一会,后来才慢慢地搞清楚,原来她又在长大了,起初,她想站起来走出法庭,但转眼间她又决定留下了,只要这里还有她容身的余地。 “我希望你不要挤我,我透不过气来了。”坐在爱丽丝旁边的睡鼠说。 “我作不了主呀,你看我还在长呢!”爱丽丝非常温和地说。 “在这里你没有权利长呀!”睡鼠说。 “别说废话了,你自己也在长呀!”爱丽丝大胆地说。 “是的,但是我是合理地生长,不是长成可笑的样子。”睡鼠说着,不高兴地站了起来,转到法庭的另一边去了。 在爱丽丝和睡鼠说话的时候,王后的眼睛始终盯着帽匠,当睡鼠转到法庭的那边,她就对一位官员说:“把上次音乐会上唱歌人的名单给我。”听到这话,这个可怜的帽匠吓得发抖,甚至把两只鞋子也抖了下来。 “拿出证据来,否则,我就处决你,不管你紧张不紧张!”国王愤怒地重复了一遍。 “我是个穷人,陛下。”帽匠颤抖着说,“我只是刚刚开始吃茶点……没有超过一星期……再说为什么奶油面包变得这么薄呢……还有茶会闪光……” “什么闪光?”国王问。 “我说茶。”帽匠回答。 “哦,擦,当然,擦火柴是闪光的。你以为我是笨蛋吗?接着说!”国王尖锐地指出。 “我是个穷人,”帽匠继续说,“从那以后,大部分东西都闪光了……只有三月兔说……” 三月兔赶快插嘴:“我没说过。” “你说了。”帽匠说。 “我没说。”三月兔说。 “它既然不承认,就谈点别的吧!”国王说。 “好,无论如何,那就睡鼠来说……”说到这否认。然而睡鼠什么也没说,它睡得正香呢。 “从那以后,我切了更多的奶油面包……”帽匠继续说。 “但是睡鼠说了什么?”一位陪审员问。 “这个我记不得了。”帽匠说。 “你必须记得,否则我就处决你。”国王说。 那个可怜的帽匠丢掉了茶杯、奶油面包,单膝跪下说,“我是个可怜人,陛下。” “你是个可怜的狡辩者。”国王说。 这时,一只豚鼠突然喝起彩来,但立即被法庭上的官员制止了。 爱丽丝心里想:“我很高兴能看到了这回事。我常常在报上看到,说审判结束时‘出现了喝彩声,当即被法庭上的官员所制止。’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” “如果你再没有别的补充,你可以退下去了。”国王宣布说。 “我已经没法再退了,我已经是站在地板上的了。”帽匠说。 “那么你可以坐下。”国王说。 这时,又一只豚鼠喝起彩来,又被制止了。 爱丽丝心里想:“他们这样收拾豚鼠!实在应该文明一些。” “我还得喝完这杯茶。”帽匠说着,不安地看着王后,而王后正在看唱歌人的名单。 “你可以走了。”国王一说,帽匠立即跑出法庭。甚至顾不上去穿他的鞋。 这进,王后吩咐一位官员说:“立即将那帽匠在庭外斩首。”可是官员追到大门口,帽匠已经无影无踪了。 “传下一个作证人!”国王吩咐。 下一个作证人是公爵夫人的厨师。她手里带着胡椒盒,一走进法庭,就使靠近她的人不停地打喷嚏,这使爱丽丝一下就猜出是谁了。 “提供你的证据。”国王吩咐。 “我不能提供。”厨师回答。 国王着急地看了看白兔,白兔低声说:“陛下必须反复质询这个证人。” “好,如果必须这样,我必定这样做。”国王带着优郁的神态说。然后他交叉着双臂,对厨师蹙着眉,直到视野模糊了,才用深沉的声音说:“馅饼是用什么做的?” “大部分是胡椒。”厨师说。 “糖浆。”一个困倦的声音从厨师后面传来。 “掐住那个睡鼠的脖子!”王后尖叫起来,“把它斩首,把它撵出法庭,制止它,掐死它,拔掉它的络腮胡子!” 整个法庭完全混乱了好几分钟。把睡鼠赶出去以后,大家才再次坐下来,这时厨师失踪了。 “没关系!”国王坦然地说,“传下一个作证人。”然后他对王后耳语说:“真的,亲爱的,下一个作证人必须你来审讯了,我已经头疼得无法忍受了。” 爱丽丝看到白兔摆弄着名单,非常好奇,想看看下一个作证人是谁。她想:“恐怕他们还没有收集到足够的证据。”使她大吃一惊的是:当白兔用刺耳的嗓音尖叫出来时,竟是“爱丽丝!”
故事来源:《爱丽丝漫游奇境记》,作者:禹田、刘易斯•卡罗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