嘟嘟故事

第五章 毛毛虫的建议

故事概要
爱丽丝在树林里遇到了一只毛毛虫,他们聊了一段时间后,毛毛虫给了爱丽丝一个蘑菇,说一边吃了会变大,另一边会变小。爱丽丝胡乱地吃了两边,脖子变成非常长,被鸽子当成了蛇,无论爱丽丝怎么说自己是个小姑娘都不信。爱丽丝把自己变成平常的高度,来到一间四英尺高的房子前。
教育意义
爱丽丝是一个正直善良、坚定不移的女孩,在这个奇幻疯狂的世界里,似乎只有她是清醒的人,她不断探险,同时又不断追问“我是谁”,在探险的同时不断认识自我,不断成长,在终于成长为一个“大”姑娘的时候,她猛然惊醒,才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的一个梦境。
微信搜索“嘟嘟故事”小程序,更多精彩故事等着你!
故事全文
毛毛虫和爱丽丝彼此沉默地注视了好一会。最后,毛毛虫从嘴里拿出了水烟管,用慢吞吞的、瞌睡似的声调同她说起了话。 “你是谁?”毛毛虫问,这可不是鼓励人谈话的开场白,爱丽丝挺不好意思地回答说:“我……眼下很难说,先生……至少今天起床时,我还知道我是谁的,从那时起,可是我就变了好几回了。” 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毛毛虫严厉地说,“你自己解释一下!” “我没法解释,先生,”爱丽丝说,“因为我已经不是我自己了,你瞧。” “我瞧不出。”毛毛虫说。 “我不能解释得更清楚了,”爱丽丝非常有礼貌地回答,“因为我压根儿不懂是怎么开始的,一天里改变好几次大小是非常不舒服的。” “唉,也许你还没有体会,”爱丽丝说,“可是当你必须变成一只蝶蛹的时候——你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这样的——然后再变成一只蝴蝶、我想你会感到有点奇怪的,是不是?” “一点也不。”毛毛虫说。 “哦!可能你的感觉同我不一样。”爱丽丝说,“可是这些事使我觉得非常奇怪。” “你!”毛毛虫轻蔑地说,“你是谁?” 这句话又把他们带回了谈话的开头,对于毛毛虫的那些非常简短的回答,爱丽丝颇有点不高兴了,她挺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地说:“我想还是你先告诉我,你是谁?” “为什么?”毛毛虫说。 这又成了一个难题:爱丽丝想不出任何比较好的理由来回答它,看来,毛毛虫挺不高兴的,因此爱丽丝转身就走了。 “回来!”毛毛虫在她身后叫道,“我有几句重要的话讲!”这话听起来倒是鼓舞人的,于是爱丽丝回来了。 “别发脾气嘛!”毛毛虫说。 “就这个话吗?”爱丽丝忍住了怒气问。 “不。”毛毛虫说。 爱丽丝想反正没什么事,不如在这儿等一等,也许最后它会说一点儿值得听的话的。有好几分钟,他只是喷着烟雾不说话。最后它松开胳膊,把水烟管从嘴里拿出来,说:“你认为你已经变了,是吗?” “我想是的,先生。”爱丽丝说。“我平时知道的事,现在都忘了,而且连把同样的身材保持十分钟都做不到。” “你忘了些什么?”毛毛虫问。 “我试着背《小蜜蜂怎么干活》,可是背出来的完全变了样!”爱丽丝忧郁地回答。 “那么背诵《你老了,威廉爸爸》吧!”毛毛虫说。 爱丽丝把双手交叉放好,开始背《你老了,威廉爸爸》了…… “背错了。”毛毛虫说。 “我也怕不十分对。”爱丽丝羞怯地说,“有些字已经变了。” “从头到尾都错了。”毛毛虫干脆地说。然后他们又沉默了几分钟。 毛毛虫首先开腔了:“你想变成怎样大小呢?” “唉!大小我倒不在乎。”爱丽丝急忙回答,“可是,一个人总不会喜欢老是变来变去的,这你是知道的。” “我不知道。”毛毛虫说。 爱丽丝不说话了,她从来没有遭到过这么多的反驳,感到自己要发脾气了。 “你满意现在的样子吗?”毛毛虫说, “哦,如果你不在意的话,先生,我想再大一点。”爱丽丝说,“像这样三英寸高,太可怜了。” “这正是一个非常合适的高度。”毛毛虫生气地说,它说话时还使劲儿挺直了身子,正好是三英寸高。 “可我不习惯这个高度!”爱丽丝可怜巴巴地说道,同时心里想:“我希望这家伙可别发火!” “不久你就会习惯的!”毛毛虫说着又把水烟管放进嘴里抽起来了。 这次,爱丽丝耐心地等着它开口,一两分钟后,毛毛虫从嘴里拿出了水烟管,打了个哈欠,摇了摇身子,然后从蘑菇上下来,向草地爬去,只是在它爬的时候,顺口说道:“一边会使你长高,另一边会使你变矮。” “什么东西的一边,什么东西的另一边?”爱丽丝想。 “蘑菇。”毛毛虫说,就好像爱丽丝在问它似的说完了话,一刹那就不见了。 有那么一两分钟,爱丽丝端详着那个蘑菇,思讨着哪里是它的两边。由于它十公圆,爱丽丝发现这个问题可不容易解决。不管怎样,最后,她伸开双管环抱着它,而且尽量往远伸,然后两只手分别掰下了一块蘑菇边。 “可现在哪边是哪边呢?”她问自己,然后啃了右手那块试试。蓦地觉得下巴被猛烈地碰了一下:原来下巴碰着脚背了。 这突然的变化使她战栗,缩得太快了,再不抓紧时间就完了,于是,她立即去吃另一块,虽然下巴同脚顶得太紧,几乎张不开口,但总算把左手的蘑菇啃着了一点。 “啊,我的头自由了!”爱丽丝高兴地说,可是转眼间高兴变成了恐惧。这时,她发现找不见自己的肩膀了,她往下看时,只能见到了很长的脖子,这个脖子就像是矗立在绿色海洋中的高树杆。 “那些绿东西是什么呢?”爱丽丝说,“我的肩膀呢?哎呀!我的可怜的双手啊,怎样才能再见到你们呢?”她说话时挥动着双手,可是除了远处的绿树丛中出现一些颤动外,什么也没有了。 看起来,她的手没法举到头上来了,于是,她就试着把头弯下去凑近手。她高兴地发现自己的脖子像蛇一样,可以随便地往上下左右扭转。 她把脖子朝下,变成一个“z”字形,准备伸进那些绿色海洋里去,发现这些绿色海洋不是别的,正是刚才曾经在它下面漫游的树林的树梢。 就在这对,一种尖利的嘶声,使得她急忙缩回了头。一只大鸽子朝她脸上飞来,并且呼搧着翅膀疯狂地拍打她。 “蛇!”鸽子尖叫着。 “我不是蛇!”爱丽丝生气地说,“你走开!” “我再说一遍,蛇!”鸽子重复着,可是已经是用很低的声音在说话了,然后还呜咽地加了一句:“我各种方法都试过了,但是没有一样能叫它们满意!” “你的话我一点几都不懂!”爱丽丝说。 “我试了树根,试了河岸,还试了篱笆,”鸽子继续说着,并不注意她,“可是这些蛇!没法子让它们高兴!” 爱丽丝越来越奇怪了,但是她知道,鸽子不说完自己的话,是不会让别人说话的。 “仅仅是孵蛋就够麻烦的啦!”鸽子说,“我还得日夜守望着蛇,天哪!这三个星期我还没合过眼呢!” “我很同情,你被人家扰乱得不得安宁。”爱丽丝开始有点明白它的意思了。 “我刚刚把家搬到树林里最高的树上,”鸽子继续说,把嗓门提高成了尖声嘶叫,“我想已经摆脱它们了,结果它们还非要弯弯曲曲地从天上下来不可。唉!这些蛇呀!” “我可不是蛇,我告诉你!”爱丽丝说,“我是一个……我是一个……” “啊,你是什么呢?”鸽子说,“我看得出你正想编谎哩!” “我是一个小姑娘。”爱丽丝拿不准地说,因为她想起了这一天中经历的那么多的变化。 “说得倒挺像那么回事!”鸽子十分轻蔑地说,“我这辈子看见过许多小姑娘,可从来没有一个长着像你这样的长脖子的!没有,绝对没有!你是一条蛇,辩解是没有用的,我知道你还要告诉我,你从来没有吃过一只蛋吧!” “我确实吃过许多的蛋。”爱丽丝说,“你知道,小姑娘也像蛇那样,要吃好多蛋的。” “我不相信!”鸽子说,“假如她们吃蛋的话,我只能说她们也是一种蛇。” 这对于爱丽丝真是个新的概念,她愣了几分钟。于是鸽子趁机加了一句:“反正你是在找蛋,因此,你是姑娘还是蛇,对我都一样。” “这对我很不一样!”爱丽丝急忙分辩,“而且老实说,我不是在找蛋,就算我在找蛋,我还不要你的呢?我是不吃生蛋的。” “哼,那就滚开!”鸽子生气地说着,同时又飞下去钻进它的窝里了。爱丽丝费劲儿地往树林里蹲,因为她的脖子常常会被树叉挂住,要随时停下来排解。 过了一会,她想起了手里的两块蘑菇,于是她小心地咬咬这块,又咬咬那块,因此她一会儿长高,一会缩小,最后终于使自己成了平常的高度了。 由于她已经不是正常高度了,所以开头还有点奇怪,不过几分钟就习惯了。然后又像平常那样同自己说话了。 “好啊,现在我的计划完成一半了。这些变化多么奇怪,我无法知道下一分钟我会是什么样儿。不管怎样,现在我总算回到自己原来的大小了,下一件事情就是去那个美丽的花园。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呢?” 说话间来到了一片开阔地,这里有一间四英尺高的小房子。“别管是谁住在这里,”爱丽丝想,“我现在这样的大小不能进去,会把它们吓得灵魂出窍的。” 她小口小口地咬了一点右手上的蘑菇,一直到自己变成九英寸高,才走向那座小房子。
故事来源:《爱丽丝漫游奇境记》,作者:禹田、刘易斯•卡罗尔